昨天看到蔡明亮導演的專訪,改變了我自己固有的一些觀念,想著或許是時候去嘗試一些什麼...

專訪裡有幾段對話讓我特別印象深刻(部分是我自己的印象和想法),第一段是談到電影這門藝術,對於觀眾來說,並沒有特權名貴之分,不管是小演員還是大明星,爛導演還是好導演,電影票價總是一樣的,人們可享受電影的權力是相等的。我倒沒想到這個問題過,這代表著電影是一種容易親近且不分客群的藝術(當然還有其他例子)。

還有一段是說到蔡明亮剛遇見李康生的時候,第一次演戲的李康生拍了第一個鏡頭就不讓蔡明亮滿意,一個回身轉頭的畫面連眼都不眨一下,好像沒有人們印象中的"演技"可言,但李康生說了:這就是我的反應,我倒沒覺得有什麼不自然的。蔡明亮才開始意識到,似乎以往人們被訓練出來,對戲劇的感受便是,需要精準的演技,一切經過演員的詮釋,後製的剪接,畫面看起來流暢,故事說得明白,才是正統的戲劇,不過現實生活中,人生一向就不是如此戲劇化、精準。我的印象,電影裡哭得仰天長嘯,搥胸搥肺的,但在現實中,人們不多也就是默默流下眼淚,然後自己擦乾眼淚。越貼近真實,越能讓人們感動。

再來說到看懂電影這回事,雖然對我來說,看不看得懂一向不是困擾我的地方,不過我倒有同感,就像一幅畫或圖像,或一首樂曲,我們不一定能理解,但能不能令人感動又完全是另一個問題,當人們能對於不理解的事物嘗試去了解,或是在腦中發展出千萬種解讀,或許對於自身都是一種成長。

我很喜歡思考,也就是一般所謂的"很愛亂想",但我總認為人們總是需要一些思考的,如果世界上沒有什麼事物能讓自己深入去思考的話,這似乎不是種好的發展,至少偶爾也該讓大腦運動運動。

我從沒看過蔡明亮的電影,也不知道我會喜歡還是厭惡,但或許我會開始嘗試。

Dear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